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首 页 天雅画廊 矿物颜料销售 画家介绍 招生培训 联系我们
 
 
招生介绍
关于培训
成功案例
   
俞旅葵的岩彩画论文
http://www.tianyams.com 添加时间:[2017-5-28 8:44:11]
现代岩彩画的特点
现代岩彩画的特点:
> 第一.提倡继承传统,走出传统,审美上追求多样化。
> 第二.创作思想自由开放,敢于吸收一切有益的东西为我所用。
> 第三.创作手法多样化,超越固有的观念与模式。
> 第四.在内容和形式上深受现代绘画思潮的影响。
> 第五.材料运用上以有粗细、颗粒变化的矿物色为主,并可以结合任何材质共同使用。

日本画的传统着色材料与中国的关系
    
     日本绘画,特别是传统的日本画,是以古代中国绘画为原形,在日本获得固有的发展,在世界绘画史上占有独特的位置。经过千百年漫长岁月的培植而醇化了的日本绘画其形成基本条件是与日本的自然环境、对外的文化环境,民族性、宗教、社会构造等有很深的渊源。日本人的造型感觉左右了日本画色彩表现,是由着色材料的技法衍生而来的。
     东方绘画在传统上都非常看重色彩艳丽而且不易褪色的天然矿石研制的矿物颜料。虽然以天然矿石为原材料的带颗粒矿物色与人工化学合成的微粒子的西洋颜料相比较,无论是色彩的种类,还是鲜明度与着色性都不如西洋颜料。但是,自古以来矿物色就作为主体的着色材料,直到今天还是以此做为日本绘画的正统着色颜料而被非常重视,其原因就是轻视人工,看重天然的东方绘画的内在精神。作为矿物色的唯一黏结剂的动物胶,巧妙地将矿物色的各颗粒粘接,及由粗粒子本身构造而产生的矿物色特有的发色效果,是油画颜料等西方颜料难以达到的一种表现效果,这正和日本人的色彩感觉相吻合、相谐调,也正是日本绘画形成自身特点的一个基础。
     另外,传统日本画中,由于能做矿物色的天然矿石种类有限,为了弥补色相的不足,沿袭古代中国绘画的传统,也使用微粒子的土质矿物色和古代中国发明的黑色及西方古希腊,古罗马传播而来的人造颜色,还利用动植物体的色素制成有机颜料,以及西欧的沉淀色料与金属化合物颜料。
关于日本画传统的着色材料与技法的研究在日本绘画史及文化保存、修复领域中都是很重要的部分,在此,就传统着色材料的种类和名称的时代变迁做简单的介绍。目的是想让中国人看一下,用矿物色绘制的作品是否就是日本画,矿物色的的真正物主应该是谁?
     日本的史书中记载着日本画不是产生于日本本土固有的绘画形式。而是由中国传来。日本北九州地区分布着原始时代后期的古墓,其中就有受中国影响的几何学纹样、武器、动物、人物等为主题的着色壁画,这是原始绘画,简单而幼稚,还谈不上成熟的绘画技法。
     中国真正的绘画技法的传入是随着佛教的东传。做为日本画原型的古代中国绘画是在东汉(后汉)时代(公元25—220年)迅速的发展起来,这可由当时的古墓中描绘的壁画和出土的帛画得以证实。它们用色用线的方法与东汉时代的绘画,用墨线画轮廊,用色平铺色彩的方法一样。东汉以后的魏晋、南北朝时代,中国绘画的材料和技法确立了卓越的中国绘画表现技法,而后传入日本,成为日本绘画的原形。在中国汉末三国时代《魏志东夷传》中记载,“以绀青五十匹,铅丹五十斤”由中国送给日本,由此可知在汉代,印染与制丹已由中国传至日本。
     在中国,非常古老的时代就进行了药材相关的矿物研究,这之中有不少是作为绘画的着色材料。中国吴、晋时代的著作《神农本草经(吴晋本草)》一书中,可看到用以绘画的矿物色的记录:丹砂、空青、白青、兽青、扁青、雄黄、雌黄、石灰、铅丹、粉锡、岱赭、白垩等等。在经由了南北朝时代、唐、五代、宋各时期绘制而成的敦煌莫高窟的壁画中关于使用颜色材料的记载,与日本同时期所使用的着色材料几乎一样,可归纳为烟炱、高岭土、赭石、石青、石绿、朱砂、铅粉、铅丹、靛青、桤黄、红花(胭脂)、黄土(土黄)、石黄、藤黄、白垩、金、银等。
      古代中国绘画的材料与技法,在汉代末期传到朝鲜半岛北部昌盛的高句丽,6世纪后期随着佛教传到日本,当时的日本对佛教欢迎之至,正出于飞鸟时代的朝廷、豪族们争相引入佛教文化,佛教寺院的技术者,制作佛像的佛师们,画佛像的绘师们从各地汇集而来,在日本进行从事佛教绘画,飞鸟时代的绘画样式和技法深受朝鲜半岛的影响。中国佛教美术迅猛发展的隋、唐,正是日本的白凤、天平时代,两国交流昌盛,特别是唐代样式的材料、技法的引入使得日本绘画有了飞跃的发展。现在被称为日本画的传统绘画的材料与技法的基础,基本是在天平时代即中国的唐代时期就已奠定。
     奈良时代的古书中有关当时绘画、调刻所用的着色材料的记载。朱砂(朱沙)、丹、烟子(烟紫)、大烟子、丹(铅丹)、紫土、金青、绀青、容青、白青、蓝花、清代(青黛)、绿青、白绿、雌黄、同黄(铜黄)、黄土、胡粉、白土、墨、金、金泥、金箔、银箔等色料名,其中同黄(铜黄)与藤黄在日语发音中是谐音,所以应是同一种材料。
     平安时代时期,中国文献中《和名类聚抄》、《本草和名》等百科全书的书籍中,各种着色材料的记载内容与奈良时代的名称大体相似,可以说明用的是同样的着色材料。关于镰仓时代的绘画和着色材料相关的文献很少,不能很明确的知道,但据现在残留下来的镰仓时代的绘画材料的调查来看,镰仓时代也是沿续平安时代的着色材料。室町时代出现了用贝壳制作白色的技术,贝壳胡粉成为主要的白色材料。
     江户时代,特别是到了中后期,因袄绘(隔扇绘画)等的流行,绘画技法的发达,进行了矿物色的改良,将矿物色分出粗细颗粒,随着粗细的变化而产生色彩的明度变化。其实同一种矿石、经粉碎,根据粒度分出三个色相等级,粗细的的制作方法中国古代就已使用,在中国的明、清时代已将石青、石绿分出三至四个粗细不等、深浅不一的颜色来使用,江户时期的绘画是沿袭明清的矿物色改良而来的。由于细颗粒容易描绘的原因,袄绘盛行的江户中后期,还是以细颗粒的矿物色为主要着色材料。
     明治以后,受西欧绘画的影响,人造颜料多少开始被使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日本画的着色材料,一直是以天然矿物色为中心的传统着色材料。但是战后,由于优质天然矿物色的原石不足,传统的着色材料价高,天然矿物色的替代品人造矿物色——新岩被开发,与天然矿物色一起并用,分出1—18个粗细不同,有深浅变化的颗粒来使用。新岩以其特殊的制造也具有永不褪色的特点,只是色相比天然色浮躁。现代日本画也混合使用西洋绘画颜料,如油画、水粉、水彩、丙烯等色,还有一种用白色矿石染色而成的“合成矿物色”,因合成只是表层的颜色着染,其稳定性与耐久性有待于时间的考证,一般不提倡使用这种廉价人造色。
      从日本传统着色材料的历史中可以看出用矿物色进行绘画创作的方法其根源是属于中国的,从介绍中国矿物色绘画的发展史中更可清楚地看到,最早的中国绘画是有色彩的绘画:中国画历史中更长的部分都是运用矿物色绘画的历史,在宣纸上进行墨分五色、洗尽铅华的水墨绘画形式是唐宋以后才得以兴盛的。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众多名画、壁画都是以矿物色为主要着色材料的绘画,所以中国画应是“笔彩”与“笔墨”的共同体。材料无国界,只要是中国的画家,用的是中国的纸和颜料,具有中国的艺术精神和中国绘画的基本要义,他的作品就应是中国画。

中国岩彩画的材料与技法
 
   “岩彩画”,顾名思义即是用矿物颜料绘制的一切艺术作品。包括架上绘画与架下绘画。
矿物颜料的使用在中国及世界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对人类文化艺术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正是由于矿物颜料具有永不变色的物理性能,色彩自然沉着的视觉效果,才给后人留下了许多璀璨晶莹的艺术作品。后人也是多从这类遗留下来的壁画、帛画上来进行美术史的研究,乃至社会发展史的研究。但是,历史上关于矿物颜料研究及其使用技法的书籍和资料却很少,这是由于当时有限的科学技术水平与交通不便的客观现实所局限,使得古人对矿物颜料的研究、开发与使用仅限于师傅传徒弟的模式中。没有条件深入研究,也缺乏有一定知识水平的人或专业机构来进行编文著书,以给后人能留下一些能供研究的文字性内容。古代使用的矿物颜料只有相传的十几种,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180年前欧洲出现了化学颜料,因化学颜料制作成本低廉,色相丰富,易与油或胶相融,制成软管颜料且使用方便,致使矿物颜料的使用逐渐减少。但是,经过近两个世纪的实践,人们发现了化学颜料由于相对不稳定而容易引发变色问题。由水渗性、油渗性、和不耐光性而容易引发褪色等问题,使许多优秀作品因化学成分氧化而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与历史的遗憾。此外,化学颜料的质感上与建筑涂料、油漆等生活工业用色料差别不大,难以体现特别的艺术视觉效果与材料价值感,于是发达国家又重新开始研究颜料在绘画中的重要性。经过几千年的实践与几万年的历史考证,矿物颜料被证明是一种极有表现力与保存价值的颜料,世界各国又开始恢复使用矿物颜料进行艺术创作。
    目前使用最盛行是的日本,日本是一个非常善于吸收和保存优秀传统的民族,从中国汉唐时期继承了唐绘之后,经明治维新,将古代的唐绘演变成大和绘及现代的日本画,因为有人用,才会有人去研究开发,所以在日本矿物颜料的开发已具相当的规模和数量。
    而中国重新开始大力提倡使用矿物色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由留学日本归来的中国画家王雄飞先生,不仅带回了运用矿物色的绘画技巧,还学习了怎样制作颜料,把一度几近没落的矿物色极其绘画形式又一次重新控掘,展现于中国世人面前。
    王雄飞先生于1991年成立中国最早的一个矿物颜料专研机构——中国重彩岩彩画研究所。成功开发出纯天然、新岩、水干色、云母色、闪光色等五大类近四千种矿物色,为中国岩彩画的振兴奠定了相当的物质基础。
    王雄飞先生开发研制的这五大类矿物色,构成了完整的中国岩彩画色彩体系,以此,岩彩画可以不用西画中的任何材料独立完成作品。
    岩彩画的用色以纯天然矿物色为主,辅助以新岩、水干色、云母色、闪光色为补色,调和动物性胶液,并结合铜箔、铅箔、金箔、银箔等金属箔来完成作品。可以产生完全不同于油画、水粉、水彩、版画等西洋画种。全新画面效果是一个古老而新颖的画种。
    说“古老”,是因为用矿物色的绘画形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遗留,是有据可查,有史可证的传统绘画形式,说“新”,是因为它在用色上又有了新的突破口,在表现形式上有全新的创造。在古代矿物色只能一石做一色,所以相对色彩体系就较简单,而现代矿物色可以用一石做出十八个色相,从粗到细,色彩依次从深到浅,产生了丰富的色彩层次,尤其是运用有粗细颗粒变化的矿物色可使画面产生厚薄对比,或是薄中见厚,厚中见薄的。邯畅淋漓的效果,或是全部都用粗颗粒洽制的作品,在射灯下,散发出的那种晶莹剔透、璀璨富丽的效果都是古代运用矿物色的绘画种所没有的。
    另外,在表现形式上,现代岩彩画的“新”,就更体现出来了,因为中国已从一个封闭的时代转向一个现代、开放的时代,人们的知识结构,所受教育都已与古人大不相同,这样一个与世界文化息息相通,瞬间万变的信息时代,在这样一种大文化浸润下产生的现代岩彩画,必定是适应现代社会的审美取向与评判标准。
    从技法上讲,岩彩画是一门丰富内涵的学科。它可以包罗万象,无所不能,它可以是传统工笔种彩的勾线填色,也可以是西方色彩构成,立体构成的形式,又可以结合用其它综合性材料完成,既可以是架上绘画也可以是架下绘画。它可以吸收所有旁类绘画众彩之长。如油画、水粉、水彩、工笔重彩、版画、担培拉等等绘画学科内的各种技法,但最终又不会失去它本色的东西,因为只要运用了矿物色的作品,它显现出来的画面效果都独具材质美感与视觉冲击力的。颜色颗粒的熠熠闪光与层层色彩透叠所产生的透气性与内在深沉的魅力,是其它画种所达不到的。
    现代岩彩画是个宽泛而包容的画种,从材料的独特性到技法的多样性都决定了它深具的独特魅力与吸引力,以致在短短的十几年中,中国岩彩画已有了相当长足的发展与进步。但是,它还需要更多人的参与和支持,要有更多的画家加入,要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来扶持,更要有再多一些的伯乐来认识它,以利于岩彩画在中国能有一个更辉煌的时刻。
 
 
        俞旅葵 
 2008年11月9日
 
 
欢 迎 光 临 天 雅 中 国 重 彩 岩 彩 画 研 究 所    
北京岩彩天雅艺术中心 版权所有 | 华商网 网站建设
地址:北京方庄芳古园二区11号楼22层 电话:010-87638595 87638594 87638521 传真:87638594 京ICP备 15063308
您是本站第00593200位访客